首頁>社會>社會萬象 > 正文

外賣騎手的中秋節:訂單太多易超時 送單間隙賞月

2019-09-19 10:01:46 來源:本站
分享到:

  9月13日中秋節,和大多數外賣騎手一樣,白瑋沒有休息。當晚的訂單送起來并不容易,顧客們點得多,商家店里又擠滿了人,出單慢,“太容易超時。”

  外賣騎手的中秋,大多留給了工作。

  30歲的白瑋,身材瘦小,因為長期戴口罩擋風,額頭與臉黑白分明。他雙手粗糙,面容比同齡人顯老。每天清晨7點,他騎著自己買的電動車,帶著三個電瓶,從北京東五環的定福莊前往國貿。一個小時后,邁入工作時間。他已經在美團外賣國貿站工作了3年,剛來的那年春節起,他便成為了站內單王,完成訂單數量高居榜首。

  今年中秋,白瑋和往年一樣沒有休息。當晚的訂單又多又慢,幸好系統沒有分給他太大的單子,“總算沒有超時。”他已久未擔心過超時,在國貿附近三年,四周環境早已了然于心。“一個單子出來,看地址就知道樓在哪,所有樓都像一個立體地圖一樣,刻在腦子里了。”

  每天中午,高聳的寫字樓下擠滿了排隊坐電梯的白領,隊伍從電梯口一直排到樓外。“不可能去插隊,排隊浪費時間,15層以下的樓,我都是爬樓梯的。”但15層樓以上的訂單,白瑋只能苦笑。不同寫字樓,對騎手有不同規矩。有的允許他們乘電梯,有的只讓他們乘速度慢的貨梯,有的則根本不讓他們進入大樓。為節省時間,白瑋和老騎手們牢牢記住這些差別。

  中午高峰后,在一處停留過久接不到足夠訂單。白瑋自己總結出規律,“一點半到兩點前,吃飯的人多,多往飯店走去搶單;一點半以后到四點半,喝飲料的比較多。去飲料店,絕對有單。”他給自己定的目標是,周一到周五每天跑40到45單。周六周日可以輕松一些,35到40單,附近都是上班族,周六周日訂單不多。

  下午五點開始,白領們走出大樓,騎手們也陸續下班。白瑋則會繼續等到十點。

  在他眼里,這是份不錯的工作,相比枯燥的流水線,這份工作更自由,可以四處走動,配送高峰時多搶單,高峰過后,可以稍微休息,和同事閑聊幾句。

  白瑋和騎手們喜歡這種簡單的規則,他們計算出需要付出的努力,然后將之換算成訂單數和里程數,分配到每一天的訂單里。

  白瑋的老家在甘肅慶陽某縣城,是全國著名的貧困縣。2006年,初中畢業的白瑋和王小杰開始外出打工。來北京前,兩個人去過東莞、廣州、上海、新疆,進過工廠、當過門衛、做過裝修。“別人吃不了的苦,我都能吃。”白瑋說。

  2017年4月,白瑋跟著妻子來北京找姐姐,看到路邊招外賣騎手,便去了。“做騎手每月收入大體穩定,工資每月按時發放,而且多勞多得。” 去年4月,白瑋把在老家做建筑的王小杰喊來北京,一起做騎手。來到北京后,兩個人基本沒有休息過,“休息不起。”

  來北京前,王小杰和白瑋都是國家建檔立卡的貧困戶,現如今他們已成功脫貧。

  不止他們,數萬名甘肅籍美團外賣騎手中,有四分之一來自國家建檔立卡貧困戶。截至目前,85%的貧困騎手已經脫貧。

  數據顯示,目前全國832個貧困縣中,美團外賣平臺的騎手覆蓋了781個,覆蓋率高達94%。

  上個月,白瑋在北京過了30歲生日。“本來沒想休息,這邊消費也高,休息不起。”他一直想著攢些錢,回老家開一間美容店。王小杰打算等孩子再長大些,就回老家。對王小杰等人來說,回老家做騎手也是一種選擇。美團的騎手網絡,已經覆蓋了全國2800個市區縣。

  今年中秋,王小杰沒有休息。國貿的白領大多早已放假,格子間里的燈光比平時暗淡,但大樓外燈光閃爍,五彩繽紛。他騎車穿行在燈光間,有些想家,樓外燈光讓他想起老家春節時放的煙花,“已經兩年沒在老家過節了。”

  與王小杰同組的鄭貴龍節前原打算叫上同在北京的兩個哥哥,“一起吃頓飯,盡量湊個團圓。”鄭貴龍去年添了二胎,孩子在北京待了半年多,便被送回老家。

  中秋那天,恰好輪到鄭貴龍所在的小組值晚班。月光下,他穿梭在古城附近的小區間,送了一單又一單。小區里燈火通明,路上只有提著月餅禮盒串門的路人,以及提著餐盒送單的騎手。

  偶然一抬頭,月亮掛在天邊,“亮,圓。”他用手機拍了段視頻,配上音樂,發到朋友圈。送完中秋最后一單回家,已經臨近12點,妻子早已睡去。鄭貴龍匆匆躺下,一夜無夢。

我要投稿 免責聲明
分享到:
© 廣元在線版權所有
廣元新聞巴中在線達州在線綿陽在線涼山新聞網內江新聞網
码一肖公开资料